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真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相 → 解密江青被拘捕的细节:没有撒泼耍赖
解密江青被拘捕的细节:没有撒泼耍赖
发布时间:2014-8-14 16:10:05    阅读次数:1550

 

 

                    

                                         法庭上的江青

 

      按照“先动手,后开口”的办法,华国锋、叶剑英同汪东兴多次个别商量,确定了行动方案。10月5日下午,华、叶、汪三人一起商议确定:明天动手!

  汪东兴谈了他最终拟定的具体行动方案:事先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的名义,由中央办公厅通知王洪文、张春桥到怀仁堂正厅出席常委会。会议有两个议题:一是审议《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清样;二是研究毛主席纪念堂的方案和中南海毛主席故居的安排。

  姚文元不是常委,在解决王、张、江以后,以要他处理毛选五卷文字工作为名,通知他列席。万一不来,再由北京卫戍区派人到姚的住地拘捕。

  对江青和毛远新,也定了可靠的处置方案。待全部解决以后,立即召开政治局会议作出决定。

  至于迟群、谢静宜、金祖敏等“四人帮”党羽,由吴德负责,用通知他们到北京市委开会的方式解决。汪东兴还汇报了执行人员的挑选、隔离审查的地点、时间以及每个细节的安排。他说:这件事,要绝对保密,行动要越快越好。时间拖得越久,越危险!

  华国锋、叶剑英同意照汪东兴的具体行动方案实施。

 

    1.动员和准备

  1976年10月6日下午3点多钟,武健华按行动小组编组,陆续通知参加行动的人员到中南海南船坞汪东兴住处开会。出于保密,各组错开,参加行动的人员互不见面。

  汪东兴亲自一个组一个组地谈话,传达党中央的指示,进行动员。他郑重地宣布三条纪律:第一,要绝对保守机密。万一泄密,败坏了党的大业,那就非同小可,要给以最严厉的制裁。第二,要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任何人不得擅自开枪。我们要争取不响枪、不流血解决问题。这是上策。第三,明确任务,严守纪律。从现在起,以行动小组为单位活动,组长负责,任何人不得擅自对外联系,包括家人、亲人在内,随时做好战斗准备。汪东兴最后说,今晚的具体集结时间、地点,车辆配备,以及互相协同的问题,由武健华同志向你们安排部署。

  武健华分别给各组作了布置,并要他们准备好武器、弹药,还有手铐、毛巾,一旦他们吵嚷、喊叫,就把嘴堵上。对各组不同任务也分别作了说明、交代。他向一、二、四组同志说明,准备采取通知他们到怀仁堂开会的形式当场解决;对第三组同志说,江青在她住地万字廊二○一楼解决。

  下午6时,接受行动任务的同志,都照常到东八所食堂就餐,沉着自然,一点不露声色。

  晚上6时半,汪东兴乘车到达怀仁堂门前。行动小组准时分别到达指定位置。怀仁堂前,公开可见处的警戒部署一律照常。工作用车及机动应急车辆,大部隐蔽在中南海西门内北侧广场。怀仁堂大门口停放与会者的几辆车子。看起来整齐有序,宁静如常。

  依照过去重要会议的规矩,随身警卫人员一律不准进入怀仁堂,都安排在怀仁堂斜对过的“五间房”休息。警卫处长丁志友奉汪东兴之命在怀仁堂前厅警卫值班处执勤,严格把关。

  在怀仁堂正厅执行任务的人员,已经把这里重新布置。正厅中原来摆放的沙发、桌椅都搬走了,只在正面立一个大屏风。屏风前摆一张长条桌,后面放两把椅子。这是为华国锋、叶剑英准备的座位。布置就绪以后,行动小组的人员就在怀仁堂大礼堂舞台帷幕后进行临战前的演练准备。他们有的在进一步检查和擦拭随身携带的手枪和械具以及在车上应急用的速射武器,有的在活动腿脚,熟悉擒拿、解脱的动作。汪东兴巡视检查一番,鼓励突击队员们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只能取胜,不能失误。党中央的决心要靠你们去实现,千斤重担落在你们的肩上。大家齐声回答: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

  坐镇指挥这场决定中国命运前途的决战的主帅叶剑英,也早早吃过晚饭,前往中南海怀仁堂来了。

  10月6日下午3点半,玉泉山9号楼值班室的红机子铃声响起,中办通知:今天晚上8点,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请叶帅提前一个小时到达。

  傍晚,夕阳还没有隐进西山,将近80高龄的叶帅就提前吃饭,只带上警卫参谋马西金,从容不迫地出发了。临走时,他告诉办公室主任王守江,今晚开会,可能不回来了。

  叶帅的红旗轿车在西郊柏油路上奔驰。叶帅嘱咐警卫参谋和司机,要放慢速度,一路上用心观察,防止发生意外。

  马西金和司机赵绍贤感到有点异常,格外小心。马参谋回忆那个特殊的傍晚,情景历历在目:

  到了5点多钟,我们就从玉泉山向人民大会堂方向去了。

  一到三角地那个地方,首长就特意提出:赵师傅,今天你去的话呢,不要离车。

  快到木樨地的时候,他又跟马西金说:“马头”,你再看看,注意钓鱼台方向,有没有红旗车过来。

  快到六部口的时候,他又提出来:“马头”,你对中南海熟吗?对怀仁堂熟不熟哇?我说:熟哇。他说:怀仁堂有没有后门?我说:有后门。能进车吗?我说,能进车。这时,我心里想,叶帅今天怎么啦,怎么连续提出这么多问题来呀?

  马西金当时不知道,他的首长正要去坐镇指挥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7点一刻,车进中南海西门,在怀仁堂前停下。

  这天是农历闰八月十三,一轮明月,已经悬在中天。月光如水,中南海宁静如常,一点没有紧张的气氛。

  就在这时,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决战就要打响,粉碎“四人帮”的时刻就要到了。

 

    拘捕江青

  解决王洪文、张春桥之后,汪东兴即让张耀祠、武健华带人速去中南海春藕斋拘捕江青。

  江青在中南海的住地,位于中南海春藕斋西侧新建的二○一号楼。第三行动小组事先隐蔽在春藕斋后院东门外。晚8点刚过,张耀祠、武健华来了。武健华低声下令:出发!高云江、黄介元、马盼秋三人立即跟上,直奔江青住地二○一楼。

  进入二○一楼东廊,只见卫士周金铭(警卫科派去的警卫参谋)迎上前来,并叫来护士马晓先(警卫局保健处派去)。周、马二人已经知道今晚的行动。说来真巧,江青打算7日去天津,让周金铭备车。6日晚饭后周金铭就到南楼去向汪东兴报告,遇到汪东兴的秘书孙守明。孙告诉周,汪主任正要找他。周见汪后,汪即把当晚要隔离审查江青的决定告诉他,让他配合行动,注意江青的动向。同时让他告知马晓先,并严加保密。所以,张耀祠、武健华带行动组来早在他们的企盼之中。

  张耀祠问:“在不在?”

  周、马说:“在。”

  武健华让周金铭带路,叫马晓先一起进去。

  大家进了江青的房间,见江青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腿上盖了一条小方毛毯,面前桌子上有文件、文具等物。张耀祠、武健华等人呈半圆形围在江青面前。

  江青见这阵势,先是一脸怒气,后又平静下来,她扭头问:“你们要干什么?”

  张耀祠马上威严地向江青宣布:“江青,你不听中央的警告,继续拉帮结派,进行分裂党的活动,阴谋篡党夺权,中共中央决定,对你实行隔离审查,立即执行。”

  江青听后,一脸惊恐,问道:“中共中央是什么人决定?”

  张耀祠立即严肃地说:“我们是奉华总理、叶帅的命令,来执行中央决定的!”

  江青嗫嚅地说:“主席尸骨未寒,你们就对我这样。”

  张耀祠又命江青:“现在把你送到另一个地方,你要遵守纪律,老实向党坦白交代你的罪行。

  武健华催促江青马上走。江青提出,她这里的文件怎么办?张耀祠说,会派人来接管。张耀祠让她交出保险柜钥匙。江青提出,钥匙要交给华国锋。张耀祠就让她把钥匙封在信封里,代她转交。江青写了张条子,连钥匙一起封在信封里,贴上专用的密封签,写上“华总理亲启”,交给张耀祠。

  江青这时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慢步上了一趟卫生间。马晓先给她披上一件深灰色风衣。江青服服帖帖地跟随大家离开了二○一楼大院。因为她没有撒泼耍赖,手铐和堵嘴用的毛巾都没派上用场。

  出了二○一楼,江青上了保险红旗车,前、后卫车是警备车。行动小组的人加上马晓先把江青限制在主车中间座位上。车离开中南海,一路绿灯,一会儿就到了隔离地点。进了地下隔离室,江青见到押送她的黄介元,误认为是原来保卫过毛主席的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一中队队长陈长江,就问黄:你是长江啊?黄介元没好气地回答:我是黄河!

  

本文摘自人民出版社《决战:从四五运动到粉碎“四人帮”》

作者:程中原、刘仓、夏杏珍

文章来源:新浪历史

[责任编辑:吴双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文博中国网立场。)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