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收藏 → 吴稚晖花重金卖自家的古砚
吴稚晖花重金卖自家的古砚
发布时间:2014-8-5 9:55:28    阅读次数:904

 

 吴稚晖
   

 

     吴稚晖人称“吴疯子”,言行放荡无稽,不管是骂人还是写文章,脏话连篇,国骂村骂、市井俚语,他都敢开口。虽然口德极差,不过他的清廉自重,却是有口皆碑,不论是敌还是友,在这方面无不对他赞叹备至。


    抗战爆发后,吴稚晖随国民政府西迁重庆,当局专为他在重庆修建小楼一座,他拒不领情,特意在中央组织部后面的大田鸡山坡上,自盖茅草屋一座,面积13平米。有人描述他的住所:一挂旧蚊帐,一张竹板床上,一个大马桶和一位老伴而已。他的茅屋在风雨中倒塌之后,就租住在上清寺(国民政府机关区)一家粮店的楼上,只有两间并不宽大的房间,一间作书房,一间作卧室。雇佣了一个老妈子,帮助打扫、洗涤、缝补、烹饪而已。


    他的家中没有什么金银珠宝,但却有一些古董留存下来,尤其是一方古砚,是秦汉时期遗留下来的稀罕之物。据说当年一位能工巧匠,在西岳华山寻觅到一块奇石,经精工细雕,才琢磨而成,后辗转到吴稚老的手中。这方古砚碾墨浓厚,发色晶莹,尤其是滴水其中,十来日不会干涩,所以,磨墨一次,可以书写多日,这方古砚就安放在他的书房破桌上,以备随时使用,一有空闲,吴稚晖常常摩挲把玩,爱如珍宝。不过一般的外行人,看见了不会在意,觉得它和普通的砚台,并没两样,不知道是价值连城的珍贵文物。


    有一天,吴稚晖上午出门公干。下午,午睡之后,按照惯例正要濡笔书写,突然发现砚台不见了,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他瘫倒在座椅上,他定下心来苦苦思索,觉得如果是小偷光顾,那么,他为什么不去偷窃家中值钱的字画,而将目光停留在这方破砚上呢?如果不是内行,绝不会懂得这方砚台的价值,也不会只偷这只砚台的。因此,只有家中的人,才明白该方砚台的内情。


    于是,他将女佣传唤前来,严加盘诘追问,女佣开始推诿搪塞,吴稚老一拍桌子厉声喝道,要将她送官查办,女佣这才嗫嚅着道出了真情。原来她的一个老乡恰巧从乡下农村来到山城,走访于她,她正在厨房中炒菜,就让她在书房里小坐一会,不料这个老乡竟然识得几个字,想起自己匆匆来渝,家中有几件事情,尚未交代清楚,于是自说自话的拿起桌子上的纸和笔,写起家信来了,可惜这个老乡识字不多,抓耳扰腮,苦思冥想,半天写不出几个字来,女佣见状十分不悦,但又不好意思斥责这个乡里的同好,估算一下吴稚晖即将回家,唯恐见了忿怒不怿,她只得叫这个老乡拿了砚台和纸笔,到楼下粮店的仓库里去书写。不料,这个老乡写完信以后,发觉主人已经回家,吓得竟然不辞而别,就将砚台遗留在粮店中。


    吴稚晖立即将粮店的职员传唤前来质问,这个粮店的职工道,这块砚台不知道是谁遗留在小店里的,小店里的人也不知道这砚台的价值,也没有人需要它,就将它放置在柜台上候人领取。中午过后,有一个顾客来小店购米,买完以后见这砚台就开口索取,小店也不懂,就送给他了。幸亏当时购粮需要凭证,于是,立即进行查阅,当场就将此人的姓名和地址告诉了吴稚晖。


    吴稚晖立即派人去这位顾客家中查访,不料,这个顾客说他已经将这块砚台卖给一个旧货商贩了。闻讯之余,吴稚晖不禁大怒,亲自来到重庆警察局报案,警察局局长见是国民党元老、中常委委员吴稚老家中失窃,深知责任重大,严令寻觅。一霎时,重庆城里侦探密布,黑道帮会的喽啰四出探查。十天之后,果然在一个旧货摊上发现了这方砚台,标价仅仅只有五百元。吴稚老获讯,喜出望外,由警员陪同,到旧货摊上用五百元重新购买了回来,这方宝贵的砚台终于物归原主,失而复得了。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10期 作者: 周允中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网易博客文史博览腾讯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