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那碗难以下咽的“五彩粥”
那碗难以下咽的“五彩粥”
发布时间:2014-8-5 9:49:39    阅读次数:710

   

 

 

    1977年5月,在锣鼓声中,我告别父母,来到辽宁南部的龙家大队插队。朴实的贫下中农对我们18名知青非常热情,专门为我们建起了六间“青年点”——集体宿舍,并安排了“点长”、“伙食管理员”。从此,我们这些城里娃子便在这块沃土上开始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历程。


    初到农村,觉得一切事物都是那么新鲜好奇。行走在蓝天白云之下、广阔田野中,我们每个知青都觉得全身有使不完的劲!正式参加劳动的第一天,我们个个踌躇满志,磨拳擦掌,扛着锄刀就跟着老队长下地了。分好垄头准备下锄时,我们全傻眼了:分不清高粱苗和野草!老队长蹲下身,手把手地教我们:高粱苗是“卷心”的,叶色绿中带黄;野草是“死心”的,叶色暗绿。尽管我们掌握了辨别要点,可铲了一段地后,身后还是传来了几名社员的呼喊:“你们干的这是什么活呀,咋把高粱苗都给铲掉啦!”喊得我们一个个从趾高气扬一下子变成了蔫头耷脑的!


    几天下来,我们知青人人手上打了血泡,累得腰酸腿疼,可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美滋滋的:我们能准确地分辨出高粱苗与野草了!这种“技术”在农村来讲是基本常识,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插队后的第一项收获啊!为了纪念这一“伟大成就”,我把“1977.5.16会铲地”几个字刻在了锄刀把上。
   “青年点”因为有专门的伙食管理员,所以我们吃得还可以:一天三顿饭,两菜一汤;主食为高粱米干饭和白面馒头。由于初到农村,人生地不熟,加之远离家人,个别知青心里有“火”,泔水桶里经常会出现知青们吃剩下的半拉馒头什么的。


    一天,老队长提泔水喂猪时,看到了桶中漂着的馒头,当时脸就气青了。晚上,全体知青被老队长带到生产队部。屋里坐满了男女老少,外屋的一口大锅内,热气腾腾。坐好后,老队长一声令下“开饭!”男女老少和我们端着碗拥到外屋的大锅前。大锅里煮的大概是“五彩粥”——那粥,花花绿绿的,且散发着酸辣的异样味道。粥一入口,我们都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这粥太难喝了!几个知青还忍不住把喝进嘴的粥吐到地上。社员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老队长怒气冲冲地端着粥,站到炕沿上,大声地对我们说:“你们知道这叫什么饭吗?这是用干菜帮子、萝卜干、苞米面、糠麸子煮成的粥!你们觉得这粥难喝是吗,可它就是咱队社员们天天吃的东西!你们想一想,老百姓种地容易吗?你们是城里来的孩子,社员们担心你们吃不饱,省下口粮给你们焖干饭、蒸馒头,那可是社员过年才能吃到的嚼果啊!可你们竟然把吃剩下的干饭、馒头扔进泔水桶里!”


    老队长的话震得屋子嗡嗡直响,句句都像钢锤一样敲打在我们的心上!——原来当地贫下中农平时竟然吃这种难以下咽的饭啊!真是难以置信!所有知青都惭愧地低下了头。那顿晚餐成了我们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一堂忆苦思甜课。从那以后,“青年点”里再没有发生过浪费粮食的事情,更没有人挑吃挑喝了——我们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我们的身边,还有很多粮食的生产者居然吃不到粮食!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10期 作者:钱国宏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