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那个年代我们都看露天电影
那个年代我们都看露天电影
发布时间:2014-8-4 10:01:55    阅读次数:826

  
  

 

    提起露天电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孩子似乎一脸茫然,他们只知道有水幕电影。但在我的记忆里,关于露天电影却丝毫没有褪色,一页一页的翻开来,成为我童年时代一抹最温暖的记忆。


  露天电影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六七十年代比较普遍。放映公司组织人去工厂、学校、街道、农村做流动放映,基本都是免费的。由于当时娱乐极度匮乏,露天电影成为老百姓最主要的娱乐活动。


  记得那时候要是有电影,好几天前消息便不胫而走,孩子们就高兴得什么事也顾不上了,上课想着电影,下课谈着电影。盼呀盼呀,终于盼来了放电影的那一天,一放学,我们就像野鸭子一样扑回家,将书包往屋里一扔,拔腿就往晒谷场跑。每每这时,母亲总要在后面喊:“吃了饭再去!”但我们根本就听不进去,说一声“回来再吃”,就跑得没影了。


  夕阳还照在晒谷场上,电影的幕布用两根长长的竹篙撑起来,或者干脆就用绳子拴住四角牵在两根木桩上。有风的晚上,幕布随风摇摆,电影里的人物也仿佛随着微风更加生动起来。


  那时候看露天电影得自己带小板凳,还得在电影放演前抢占好地盘,不然是没地方坐的,那种急切的心情可不是现在拿着几十元电影票对号入座所能体会得到的。大人们并不急,到了天黑的时候就拿出了手电筒,搬着长长短短的凳子,磕着刚炒好的香喷喷的南瓜籽,从四处涌过来,话声,笑声,像小溪流的歌声一样,轻快,好听。


  一些小摊贩趁机做生意,有卖炒好的葵花籽、南瓜籽的,有卖甘蔗的,有卖糖果的。馋嘴的小孩吵着吃零食,父母便会给五分或是一毛钱,让孩子自己买去。五分钱可以买一小杯葵花籽,大杯则是一毛。


  苍白的银幕前,一群打闹的孩童。有的在广场空旷的地方上一遍又一遍地翻着筋斗,有的围在零食摊前欢呼雀跃。大人们渐渐围在了银幕前面,用扇子无意而准确的拍打着蚊子,谈论着村里的大事小事。


  趁电影还没放映,去打量司令台上放着放映机器,看到几个笨重的箱子上,写着“东平放映队”几个显得斑驳的字,只见放映员从箱子里搬出了一大撂影片盘,然后我们一帮小孩就围着放电影的大叔,向他打听一点影片的消息。放映员熟练地将影片盘扣在了机器的圆盘上,拉出一点胶卷,像母亲缝纫的时候穿线一样,在七七八八的零件上穿了一阵,然后缠在了右下侧的圆盘上。


  电影放演了,当第一缕电影幻灯照射到白色的幕布上时,我们就像枝头上欢快的雀鸟,叽叽喳喳地喊叫起来,操场上一片欢腾。一束白光轻轻地投射着白色屏幕上,那些影像交错着,起风的时候,影像就会随着轻风慢慢地摇曳起来。快乐像水波一样一层一层地荡漾开……继而我们就不做声了,屏息凝神地认真看电影,生怕漏掉了一个好看的镜头。


  儿时的我总觉得电影真奇妙,人物逼真得仿佛随时会从银幕中走出来似的。有时候,淘气的孩子会跑到银幕的背面去观看,背面情景更是别有洞天,原来它也有影像,只是画面里的景物是左右错位的。有时遇上起风,屏幕随风而舞,画面就会或长或扁地扭曲变形,想必这也是导演始料不及的另一番“收获”吧。


  在晒谷场外,周围是此起彼伏的蛙鸣蝉声,天上星光点点,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银幕上剧情里,你绝对不会看到谁心不在焉,交头接耳或者呼呼大睡,随着剧情的发展,底下的人们或惊叹或紧张或哈哈大笑或齐声怒骂……


  当年的电影是几盘胶片拼成的,这种拷贝往往一套要几个地方用,所以有了专门的“跑片员”。负责拿着电影拷贝袋子穿梭在各个电影院和露天放映场之间。为了赶时间,往往先送半场或1/3场,然后利用放映的间歇去取下一部分的拷贝。由于时间不可能衔接的那么好,往往出现这边已经放完了,下一部分的拷贝还没即使送到的情况,于是大家等待的间隙就起哄,吹口哨,但是等到影片送来了,又都高兴地接着继续观看。


  电影散场后,大家都恋恋不舍,久久不肯散去,唧唧喳喳的议论着,交流各自观感,争论电影里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那个年代,有好些经典的电影,比如《妈妈再爱我一次》、《小兵张嘎》、《狼牙山五壮士》、《地道战》、《鸡毛信》、《闪闪的红星》等等,常常让人回味无穷,津津乐道。


  记得看完《闪闪的红星》这部电影后,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闪闪的红星》放映之后,我们这些乡村的孩子谈论最多是的冬子和胡汉山,我们班有个叫小东的同学常常提起冬子的勇敢和机智,他的同桌小强却好像和小东杠上了一样,常在一旁搞笑地说:“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一天,早上的语文课零声响过之后,小东和小强又杠上了,小强又声情并茂地演绎:“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这时,老师走了进来,无意中从嘴里冒出来:“小强啊,小强,你这个胡汉三,老爱捣乱,搞小动作。”笑了笑就上课了。下课,同学们就把小强这个外号“胡汉山”喊开了。这时的小强却没有了“胡汉山”的幽默了,急得大哭起来。


  那天下午,我们在教室门前玩,小强的父亲远远地从路上走到学校来,卷起的裤角一边高、一边低,走起路来火急火燎的,问哪位是小强的语文老师,他走到了老师的办公室,我们一群学生随着小强的爸爸涌到了老师的办公室,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只听到小强爸爸愤怒的声音:作为语文老师的,怎么能够给我的小孩起外号——“胡汉山”呢?我们在外面嘀咕着,想看一场热闹。这时,一位老师出来,把我们赶回教室。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电视兴起,娱乐方式开始丰富,但是在偏远的小城镇、农村、山区,露天电影到了八九十年代仍然兴盛。过去的时代,物质和精神的匮乏,使得人们只有沉浸在惟一能为他们带来精神享受的露天电影上。电影所带来的些许酸甜苦辣给枯燥的生活加了一剂调味品,让人感受了不同于自己生活的味道。进入90年代,电视的普及,给人们提供了方便、新颖、多彩的娱乐,露天电影由此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我在城里,也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高大而封闭的电影院,空调的软座,青一色的宽频幕镭射电影或数字化电影,画质音响效果非常好,但却没有了露天电影的轻松和快乐。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06期 作者:朱德华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