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张学良侄子:政治一直让大爷很受罪
张学良侄子:政治一直让大爷很受罪
发布时间:2014-7-31 11:06:32    阅读次数:815

张学铭(左)、张学良(中)、张学思(右)

 

    2000年6月22日,大妈(赵一荻,编者注)去世了,享年88岁。大爷张学良握着大妈的手很长时间,久久没有说话。


    大妈的过世,对大爷打击很大,再加上身体状况不好,一年后大爷也过世了,那是2001年10月15日下午2时40分。从大妈过世到大爷过世这段期间,我们都没再听到大爷那边来过电话。他过世的消息不但惊动了全张家的人,同时也惊动了两岸三地的媒体,大家全聚集在夏威夷了。母亲带着大姐和大哥参加了大爷的告别式。告别式采用基督教式的葬礼,庄严而简单。只邀请家人亲属参加,谢绝一切外宾。这是大爷的小儿子所做的决定,一切都依照大爷生前所交待的进行,大爷的八个兄弟六个姊妹中只剩最小的妹妹张怀敏还在,其余列席家属共有34人参加。


    张家家属失散多年,从九一八事变后就四分五裂,再相聚时彼此间已不相识,只能从名字间找寻源头及关系。不少人早已与外国人联婚,其中有美国人、加拿大人、巴西人、法国人等,当然也有留在大陆的中国人,但看到少年分离白发相聚时,只能回忆故事来唤起彼此的记忆。


    葬礼上每一位亲人都默默地擦拭眼泪,大爷的离去也是一种解脱,他不再为历史所烦恼也不必再为亲人忧伤。从送走父亲(张作霖,编者注)开始,还送走了所有姨妈、兄弟姊妹及前妻,甚至连三个儿子都走了,最后连一直陪伴身旁的爱人也走了。宗教的力量此时已无法支撑哀伤的身躯,安然地离去是另一个重聚的开始,悼念的家属们也因此重新相识。


    此时我才慢慢知道,大爷张学良在夏威夷经历了些什么事,让他最后不愿意回东北。原先计划离开台湾后,过道美国看望亲属后就回东北看看,但台湾当时与大陆的关系是不友善时期,所以因政治原因而改变计划。后来得知大陆有领导人过境夏威夷而能相见,听说大爷大妈穿好正式衣服在轮椅上,等了一天没见着,又是政治原因而改变计划。


    大爷也知道自己很老了,也不想什么了,开始不见两岸任何人了。但两岸的人还想见他,在他的公寓住所及基督教教堂内等着见他,甚至在教堂内有大陆群众与保安大打出手。大爷坐在轮椅上被人挟持,那人头破血流地说被人欺侮,也不让人靠近大爷,最后由美国警察制服,大爷就返回住处永远不去教堂了。台湾民进党“行政院”张姓领导人过境夏威夷,要求见大爷张学良,此时大爷已躺在病床上无法言语,但还是见了,一周后因病毒感染而过世。想起当时台湾行政官员好像感冒了,这件事在亲属中常常谈起。政治一直让大爷很受罪呀。


    由此母亲也不同意我们回大陆老家看看。上世纪90年代,东北张家风正吹着热,母亲说那不是真相,只是手段罢了,过了几年就没了。我们一直等下去,但有些亲戚还是回东北了,但没有一个留在家乡的,甚至有些表亲还让张家差点丢了尊严。母亲说:好在他们不姓张呀。在大爷的告别式上,母亲第一次遇到四大爷张学思的夫人以及儿女,我们才知四大爷死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只因在新中国成立以前,四大爷和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吃过饭,求他放了大哥张学良,因此而获罪饿死狱中。


    转眼离大爷过逝已经五年了,家中有许多海外的亲戚都回到中国探视自己家族的过往,但大都是以观光过客的心态来面对大陆,因为内心中长辈们告知的中国是动乱悲情的,张家更是破离纷飞,各奔东西。但有个声音一直传下去,张家该有传人回东北呀!


    2001至2006年间,有一半的张家亲属进入了大陆,有些因生活不习惯就回去了,也有些试着留下来,但也因投资失败及商业诚信问题一两年后离开了。同时大陆出现许多冒充张家后人的骗子,对张家名誉打击很大,甚至旁系族群也有不雅作为。母亲刚开使不让我们介入,但后来听到爷爷有第九个儿子以及爸爸还活在北京这些谎言时,母亲生气了。当晚母亲在梦中见到了爷爷、奶奶及爸爸来家中看母亲,虽然梦中无语,但感谢母亲为张家默默地付出。醒来后母亲会常常提到此事,觉得应该去处理一下张家的家务事了。


    母亲利用一次家庭聚餐时说,张家流传下来的男孩只剩两个了,其它都已是外国人了,爷爷奶奶承认的也剩下两个了。谁回大陆呢?哥哥家中三个儿女还小且已过五十岁,我深知只剩我了。心想大陆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去找谁呀?母亲没有勉强一定要去,但说大陆张家慢慢就消失了,爷爷现在哪里也没人知道,张家没有人去拜祭他了。


    那时我心中非常混乱,我有三次机会都没去的大陆,这次真的要计划前往了吗?我开始打听有没有可以信任的朋友在沈阳,结果是没有。就这样到2007年,一天有个香港朋友要去东北,问我是否与他一起去,我说去,并约定3月底出发。我只想回沈阳看看以及去祭拜祖先,他们给我一天去完成,因此行程内没有沈阳。我要求一切低调甚至不想让人知道我是谁,但香港朋友说可能不行,我要去的地点可能一般人去不了,我明白原因后同意了。一路上广州、长春、哈尔滨的对台办都出面了,只有沈阳认为应该是国家安排行程才对而且大陆没有我们张家资料,想想也是,父亲的保密工作是严格的。经过一个上午的谈话,帅府派出专家及录音来认清我,也让我参观了帅府。我算是第一次踏进了老家的门,每一个角落我都在找母亲收藏的老照片的位置,我发现帅府变小了许多,文化大革命时破坏了许多建筑。但那就是历史与时间的痕迹。


    当我要求要扫墓时,帅府人员说到要另安排,今日不行。我说三天后回来时带我去,约定后我随队伍返回香港。这一次我一个人去了北京,在友人家等消息,同时也是第一次到北京参观。两天旅游中我第一次看到北京的繁荣,台北已比不上了。人们跟国际的步调走的很快,但仍可在一些巷弄中看到50年前的光影,那可跟家中老相片很像呀!三天后我回到沈阳,帅府人员来机场接我。第二天早上,我们先去祭拜曾祖父张有财之墓园,到了那墓园一片,荒凉感我落泪了。有许多旁系亲属也葬在那,但其子孙并未打理好墓园,我才明白大陆文化革命之后很多人不信鬼神了。接着赶着去了锦州爷爷张作霖的墓,我哭的更伤心了,路上还听着广播东北王。不知爷爷是否想到80年后才有孙子来拜祭他,我在墓前落泪了10分钟才清醒过来,我完成了奶奶及父母的交代,我做到了。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05期 作者:张闾实(台湾)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文博中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