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主办--- --- --- www.wbzgw.com
       
文博|亲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亲历 → 那年烫发要凭介绍信
那年烫发要凭介绍信
发布时间:2014-7-22 9:27:19    阅读次数:792

 

 


    上了点岁数的人都知道,在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来到之前,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县城,爱美的女士们大多喜欢烫烫头发。可是在1966年爆发的“文革”大浪潮汹涌澎拜的冲击下,“烫发”不知为何会被当作是“资产阶级”的产物而被彻底的“打倒”和“砸烂”了:无论是大的理发店还是小的剃头摊,没有一个理发员敢冒风险来为爱美的女士烫头发。1968年的年底,我的一位同学分配到上海一家理发店当学徒。尽管这家理发店过去是属于中档以上的理发店,但据我这位同学讲该理发店只是教他们这些学徒理发、洗头基本技术和接待顾客的基本要领,并没有教他们“花样理发”和烫发的有关技术。


    1977年年底的一天,我徒步走在上海的“南京东路”上,准备到我的女朋友家中去拜见未曾谋面的、未来的岳父岳母。当我走到了一家理发店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已头发,感觉有些长。头发一长,人看上去就显得没有精神和太“老气”了,因此我决定去理发店理完发后再到女朋友家中去。我抬头一看这家理发店的名称,原来是“新新理发店”(如今已不存在了)。我知道,这家“新新理发店”在“文革”前曾是上海一家比较有名气的中高档理发店,其的理发价格是令普通人不敢问津的。虽然该理发店经历过“文革”的“洗礼”之后,理发价格也降下来不少,但与一般的理发店相比,其的理发价格还是比较高的。当时,上海的一般理发店的理发价格在两角钱左右,而“新新理发店”的理发价格一般要五角钱。由于我当时的月工资只有35元,所以平时只是到一般理发店去理发的。不过今天我破例了:因为今天是我人生中一个相当重要的日子,再加上该理发店师傅们的理发手艺还是不错的,所以尽管该理发店的理发价格对我来说确实贵了一点,但我还是坐在了该理发店的理发专用的沙发椅上。


    当我刚刚坐下准备理发的时候,一位约20岁、说着一口流利上海话的女青年与她的母亲也来到店内。女青年坐下后张口就要求理发员给她烫发,然而接待她的那位理发员回答她说“不可以烫发”。女青年有些不高兴了:“我听说你们这个理发店是可以烫发的,而且我的一位同学就在这里烫发的,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烫?”理发员一听话中有话,就连忙把该理发店的负责人请来过来。


    负责人很快就到了,是一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负责人和气地向女青年询问道:“是你想烫发的吗?”女青年点了点头。负责人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烫发的)介绍信呀?”女青年一边回答说“有”,一边立刻从随身携带的、当时最流行的军用书包中拿出了一张介绍信递了过去。负责人看了看后说道:“你这张介绍信只是介绍你来上海出差的证明,并没有说你可以烫发,而且此信的‘级别’也不够,所以我店不能给你烫发。”见到负责人不同意给自己烫发,女青年有些着急了,她连忙对负责人解释道:“我是3年前从上海‘下放’到江苏某农场的,过段时间我将代表农场去参加省里的一个文艺会演。如果我能获奖的话,就有可能调到省城的某剧团去。因此,我很想烫烫头发打扮得好看些。”


    女青年的母亲也一边帮腔:“阿拉(我)年轻的时候是经常到这里来烫发的,而且为了阿拉女儿的前途,还是请师傅帮帮忙,给我的女儿烫发吧。”然而,无论这位姑娘和她的母亲再说什么,那位负责人就是不同意,女青年和她的母亲只好怏怏的离开了。


    我看到这一幕后感到很好奇,于是就随口向正在给我理发的理发员问道:“师傅,现在允许烫发了吗?”那位30多岁的男理发员一边很认真地给我理着发,一边小心翼翼地回答说:“现在还没有公开允许烫发,但有所松动。因为根据上级领导的有关安排,我店可以为少数因外事演出需要的演员或者是特殊需要的人烫发,但一定要凭县级以上的介绍信,否则是不与烫发的。就拿这位姑娘来说,她又没有正规的介绍信,那谁敢同意给她烫发;万一传了出去,那我们店的头头就要倒霉了!”我这才恍然大悟。


    我不清楚女士们又重新可以公开烫发是何时正式“开禁”的,不过我曾将此事说给单位里的一些“80后”的年轻人听时,他们宛如在听童话。

 

(文章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08期 作者:陈抗美 责任编辑:木木)

站内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政协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博览搜狐空间文史博览新浪博客网站后期维护

口述  |  考古  |  收藏  |  订刊  |  秘史  |  真相

湖南省政协·文史博览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6-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